檢察文化
您的位置:首頁 >>檢察文化
遇見
作者: 發布于:2017/2/16 9:36:56 點擊量:
草在結它的種子,風在述說它的情詩,世間萬物均在自己的軌道為人生裝點色彩。我和他們的遇見,只是人生扉頁上簡短的幾行,然而,那些美好、可愛、單純人兒的模樣,卻隨著歲月的流逝越發清晰,艷麗了記憶,溫暖了歲月。 遇見的第一位姑娘是一樣貌清秀可人、熱情大方的90后,我喚她小丫。我們在西塘美麗的青石瓦街徜徉徘徊,一同尋覓美食,擺拍各種動作臭美;我們一起在古鎮的屋檐下躲避突如其來的大雨,哪怕淋成了落湯雞,內心依舊是歡喜的。雨停時,屋檐的滴水聲敲擊路面,伴著小丫在我耳邊不停地絮語,那幅畫面比西塘應有的美再添了幾分姿色。我們一路說說笑笑,用最熱情純真的眼神交換遇見彼此的歡喜。小丫告訴我,她剛去上海工作,擠住在幾平米的6人間,上下鋪,工資三千多,幾乎月光。我則不同,工作在南方的偏遠小城,遠離喧囂鬧市繁華。離別時,多有不舍,深知我們處地各異,相逢遙遙無期,我們依然留了聯系方式相約有機會再次同行,哪怕今后注定天各一方,再見機會渺茫。三年后,小丫的微信曬出了結婚照,那男孩兒看著和善,與小丫配一臉。單身的我們尚且不能相約成行,如今已婚的她更不可能與我一同天馬行空。共同旅行成了一紙戲言,但我對她的祝愿卻萬分真誠。 麗江以寧靜優美的姿態散發出令人神往的魔性與魅力,人們都說麗江是有故事的,大多關于愛情,關于艷遇。我的第二次獨自出行選在麗江,我想在那方水土一定能遇見最寧靜的風景,蕩滌魂靈。到麗江后,跟團出行去瀘沽湖,隨行的除了司機便是兩隊小情侶,以及一個藏族姑娘與父母三人行。大抵跟姑娘同歲,又大齡單身,故而共同語言多些。兩天下來,彼此已十分熟絡,互留聯系方式,相約去姑娘的家鄉四姑娘山時一定聯系。回到麗江那晚,我在四方街閑逛,姑娘的母親說見到我,于是姑娘發微信呼我,我們都為這場沒有約定的遇見而歡欣鼓舞。隨后,我們相約到古城的音樂清吧小坐,約在麗江古城的標志建筑大石橋旁相見。我在大石橋旁聽著音樂,看著來往穿梭的人們,溪水叮咚,許多小情侶從身邊走過,有的親昵,有的嬉鬧,看著他們,等著姑娘,第一次覺得一個人的旅行有人可以等待亦是美好的。不久,姑娘的身影從穿梭的人群中慢慢凸顯,我向她招手,開心得猶如在等待多年未見的老友。我們在一家清吧坐下,聽著駐唱歌手唱著慢歌,品著老板提供的茶水,柔和的燈光,迷醉的音樂,這種氛圍適合老友神侃,亦適合天南地北不期而遇的友人談心。姑娘告訴我,她有個很喜歡的男孩,男孩對她卻若即若離,她很苦惱,不知男孩對她是否真心。出行前,她告知男孩,“你會有一段時間找不到我,這段時間你好好考慮,怎樣處理我們的關系,我要的不是曖昧。”姑娘明天就要帶著行李回家,回去面對她的感情,她原本的生活。我很羨慕她面對愛情的果敢和決斷。我祝福她,并告訴她有結果一定分享告知。我們在清吧互訴衷腸,大石橋旁互道再見,她走往北門的招待所,我則去往南門。背轉身,也許此生天南地北,不復再見,但每每憶起大石橋,憶起麗江,姑娘面對愛情的堅毅果敢便浮現眼前。兩月后,我問姑娘故事可有結尾,姑娘說有了,是喜劇。那一刻,我誠心為她祈禱,愿四姑娘山下的那位美麗藏族姑娘永遠幸福甜蜜。隨后在麗江幾天的行程依舊是豐滿而愉悅的,去拉市海遇見一對深圳來的小情侶,大二,97年生,正是肆意妄為的年紀。我們一同在拉市海劃皮艇,一同爬上玉龍雪山,在海拔4680米的地方合影留戀。我跟隨他們變得青春洋溢,肆無忌憚。途中,我們相互照顧,噓寒問暖。回憶里除了美景,還有遇見的那些故事,那些人,這才是麗江該有的模樣。 那些在旅途中遇見的人兒,我們是彼此的記憶,彼此的風景。我們不常聯系,卻共同保存著那份美好單純的記憶,不功利,無塵埃,在記憶的相冊里封存著彼此的合影,在歲月的流光里漸漸塵封卻永不褪色。


31选7选号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