檢察文化
您的位置:首頁 >>檢察文化
春天來了,寫封信吧
作者: 發布于:2017/3/2 17:00:07 點擊量:
“從前的日色變的慢 車 馬 郵件都慢 一生只夠愛一個人……” 民謠歌手劉胡鐵唱紅了木心老師的這首詩歌《從前慢》,在情人節這個特殊的日子,拿這樣一首詩歌來緬懷曾經人情淳樸、愛情純真的過去似乎很恰當。是啊,從前的時光慢慢悠悠,如同長河中的一葉扁舟搖搖晃晃,情切切意綿綿。從前的愛不輕易說出口,不似現在一口一個“愛你么么噠”。從前的人們也不過情人節,但從前卻有很多情書。 不止寫給戀人,也寫給父母,寫給朋友手足,寫給民族國家,得益于國內一檔書信閱讀推廣節目“見字如面”,我有幸聆聽到了這些書信。其中有的出自名人名家之手,有的出自平常百姓之手。它們貫穿古今,有的書寫于時局動蕩的特殊時期,有的書寫于普普通通的平常日子。這些書信,不似文學巨著精雕細琢,但情真意切,字簡情深;不似科技發明影響時代社會,卻承載著成時代社會。人們評論說,“見字如面”是當前浮夸綜藝界的一股清流,節目中,隨著一封封書信的開啟,一段段被塵封的歷史在今人面前重現,一段段真摯的情感和隱秘的思緒在我們眼前鋪陳。通過實力嘉賓們的閱讀傳送,古往今來一繾繾書信如長冬后掛滿枝芽的春光,熠熠生輝,閱讀嘉賓們絲絲入扣的演繹如潭淵之水,深情涌動。 如今,人們摒棄了書信往來的形式,手機的普及、網絡的發達,讓人與人之間的聯系變得更為容易,但也缺少了一份等待中的矜持,期盼后的驚喜。有多久沒有體會到拆開一封信的快樂,因此,偶爾收到朋友從旅游勝地寄來的明信片就倍感珍貴。科技的進步讓手寫信顯得多余,鴻雁傳書已被無線網絡代替,傳情達意隨時隨地都能實現,但吊詭的是我們常常也看見,上一秒示好下一秒爭吵的情況,因為在飛速往來的過程中,人們少了耐心去沉淀感情、去遣詞用句,自然就少了那份厚蘊,少了那份簡練。 猶記得,上一次寫信的時候還是在小學里,那是為了完成老師布置的作業而寫的一封沒有寄出的信,如今,我們也寫信,如果節日給親友群發的短信也算的話,我們還有專屬自己的郵箱,但大多被廣告填滿。我們不必要執拗于手寫信的溫度,因為值得在意的不是白紙黑字的形式,而是一份心情,一段親密無間的聯系和一顆坦率面對自己的心。手機通訊中的我們,秉承有事說事的效率觀,社交媒體上的我們,卻又滔滔不絕自說自話。這源于在現實生活中的我們,想要傾訴又怕打擾,想要聆聽又怕多余,關系遠了不想說,關系近了不好說。其實,生命如此短暫又唯一,我們不妨表現的勇敢一點點,親密一點點,可能看起來傻傻的,但總會找到與自己心意相通的人。 你看春光短暫又燦爛,萬靈都爭相釋放信號,尋覓與自己頻率同步的伙伴。冰河消融,是河流在給大地寫信;草木拔節,是大地在給耕農寫信;鶯飛燕舞,是百鳥在給天空寫信;日光傾城,是天空在給人間寫信。在這樣生趣十足、美麗紛呈的春天,整理心情,認真寫封郵件給自己,問候久被忽略的內心;挑選幾張漂亮的信紙,寫一封信寄給你想念的人,想象收信之人在打開信的時候定能讀出被惦念的溫暖。


31选7选号必中